配资公司 提现誉衡药业深陷连环质押,11家机构被拉下水,说起来都是泪……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期货的均线-【股票配资】2020十大正规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wemedia true

微信公众号:IPO江湖(helloipo)

APP: 梧桐树下(投行法律实务分享平台)

文/IPO大虾


誉衡配资公司 提现药业又双叒叕停牌了。

昨日配资公司 提现,誉衡药业发停牌重组公告,称将斥资不少于40亿收购天麦生物不低于35%可转让无负担股权,标的方承诺3年净利18亿。公司股票于7月11日复牌。


然而大虾注意到,在此之前,誉衡大股东被爆质押危机,债台高筑。

大股东平仓危机又起

资料显示,誉衡药业前身为哈尔滨誉衡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3月,2010年6月,登陆配资公司 提现深交所创业板,大股东为誉衡集团,实控人叫朱吉满,被称为西北医药狂人。此外,他还控股另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

54岁的朱吉满长袖善舞,扩充旗下产业版图。股权质押融资,是他惯用的手段。不过这次朱吉满的质押游戏似乎玩脱了。

6月8日,誉衡公告称收到《告知函》,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因股票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其持有的近1.98亿的公司股份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占誉衡集团持股比例的21.14%。


同日,誉衡另一则公告则称,因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健康科技,质押的部分公司股票如未能及时追加保证金或提前回购,其质权人可能将于7月2日起至明年1月9日,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4396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祸不单行,上述这家质权人才表示要减持,三天后,另一家质权人就已经动了手。

今日,誉衡药业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所持股份二级市场被动减持的公告》,江海证券将誉衡集团所质押部分股票强制卖出,导致其被动减持,本次减持170万股,减持比例0.0773%,减持后誉衡集团还持有公司42.47%的股份。并称誉衡集团正与江海证券积极沟通协商,尽快化解平仓风险,但不排除日后再次遭遇被动减持风险。


据大虾了解,誉衡集团的平仓线价格区间为5.691元/股-7.182元/股,誉衡国际的平仓线价格区间为 5.827 元/股-6.258 元/股,而昨日停牌后誉衡药业的股价为6.2元,均已低于平仓线价格区间上限。

而根据誉衡药业公布的大股东质押信息显示,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42.63%的股份,已累计质押42.62%,质押比例高达99.99%。补充质押空间不大。由此看来,这次的被减持只是开始……



实际上,誉衡大股东平仓危机在三个月前就曾上演过。

2月7日,誉衡药业发布停牌公告,称大股东誉衡集团部分股票以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

当时有多达11家金融机构被拉下了水,誉衡大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合计持股占公司总股本为62.63%,高比例向多家金融机构质押公司股票,累计共质押股份135913.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67%。国泰君安证券、天风证券、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第一创业证券和渤海国际信托等11家金融机构为其股票质押主要质权方。


4月10日,因股票质押人申请财产保全,朱满吉及誉衡集团持有的誉衡药业9.47亿股被被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随后4月25日和5月3日,被冻结的大部分股权解冻,朱满吉和誉衡集团仅剩9621.77万股未解冻,占公司总股本4.38%。

5月30日,誉衡药业曾表示,大股东正在积极筹措资金还款,预计今年上半年解除所有的司法冻结,然而如今旧债未偿,又添新债,截止目前,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数为2.84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2.92%。

3个月2次重组,卖子求保

不巧,上次质押危机爆发时,誉衡也宣布停牌,进行资产重组。算上这次,三个月已经进行了两次资产重组。

2月22日,誉衡宣布停牌重组,称公司拟以现金方式向力鼎投资出售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西藏阳光和普德药业100%股权,并在2018-2020年对甲方作出业绩承诺。


据大虾了解,这三家公司算得上是誉衡的优质资产,都是之前并购的,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誉衡去年净利润约为3.06亿,而这3家子公司的利润就不止于此。2017年,上海华拓年净利润1.07亿,普德药业净利润1.91亿,西藏阳光净利润1.08亿,合计达3.34亿,此次出售无异于“割肉”。

显然此次变卖资产不是明智之举,但联系到之前的质押危机,也就不难理解了,并且朱吉满自保的算盘打得可不止这一个,不止卖资产,连公司也一起卖。

5月8日,本来是誉衡此次重组复牌的时间,但其又发布公告称继续停牌,原因誉衡集团与中健投签署框架协议:中健投(或其指定的关联方)拟以预计高于39.4亿元的对价受让誉衡药业不低于35%的股权,如交易完成公司的控股权将发生变更。

资料显示,中健投成立于2017年11月,注册资本1亿元,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共有三名股东,均为股权投资机构。


中健投背后则是有“医疗科技独角兽”之称的互联网医院——微医控股有限公司,二者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廖杰远。今年5月9日,微医宣布完成5亿美元规模的Pre-IPO轮融资。本次融资完成后,微医的整体估值飙升至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350亿元)。

这桩交易要是完成,不仅为誉衡找了个靠谱下家,朱吉满也可拿钱还债全身而退。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今日,这桩战投事项宣告终止。

誉衡公告称,誉衡集团因考虑到中建投在短期内签署正式合同的难度较大,决定终止合作。


翻译过来就是:中建投近期不能接盘,我等不起,结束合作,另谋生路。

市值缩水45亿,并购高商誉埋雷

实际上,中建投并非不想接盘,而是不敢。

2010年誉衡上市时,首日开盘价一度高达55元,发行市盈率达54.35倍,上市两个月市值即超过百亿元,曾被誉为投资明星股。但自2016年起。公司市值开始严重缩水,市值排名一跌再跌。根据中商情报网发布的2016年医药企业市值排名,誉衡药业2016年公司市值为181亿元,而如今市值为136.28亿元,一年缩水45亿。

再来看财务数据,誉衡药业2016年的营收为29.84亿,净利润为7.17亿,2017年营收为30.42亿,净利润为3.09亿,净利润同比下降56.79%。对于利润下滑,誉衡称主要受国家政策、政府补助减少以及继续加大生物药的研发投入等因素影响

据大虾了解,誉衡为了从传统制药企业向创新生物药和大健康领域转型,开启并购模式,截止2015年,其已完成或正在推进的重大投资或资产购买已经达到13起以上,被业界称为“并购机器”。

不过,大举并购并没有显著提升利润,反而累积了巨额的商誉。2017年年报显示,誉衡的商誉高达36.85亿元,占据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比例高达89%,而这一比例在去年已经超过了9成。

如此种种,再加上今年质押危机频繁爆发,中建投如何敢接盘?所以,回到文首,没辙的誉衡又开始停牌自保的套路。

值得注意的是,5月底,誉衡还终止了一桩,去年12月开始推进的16亿收购上海瑾呈70%股权并购案,拿回了2亿保证金,但对于偿还债务杯水车薪……

如今看来,接盘侠没了,资产也没变卖成功,大股东手头再无股票可质押,誉衡药业,说起来都是愁。